张蓝教育

美国中期选举 特朗普要借势出山?

来源:观象台 时间:2022-11-07 08:59 阅读

据张蓝教育小编了解到,关于美国中期选举 特朗普要借势出山?的最新热点内容如下:

美国,特朗普要

文/徐亦凡

编辑/漆菲

美国中期选举正轰轰烈烈进行,虽然选票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共和党籍前总统特朗普依然深度参与其中——他既背书了大量共和党候选人,也成为民主党的反向拉票工具,并且频频因法律麻烦成为新闻头条。

现在选举尚未落幕,他又做好了借势出山的打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日前披露,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表现良好,特朗普或将在选举后一周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特朗普团队正在讨论,或将于11月14日公布这一信息,届时美国总统拜登正在印尼参加G20峰会。

CNN称,即便共和党在选举夜的表现远超期望,特朗普也不太可能早于此时间宣布竞选,因为他的女儿蒂凡尼将于11月12日举行婚礼,此外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竞选消息和中期选举结果争抢新闻热度。

特朗普的算盘再明显不过,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势头不错,大概率将夺回众议院,他想借这波“红色浪潮”(红色象征共和党)为自己的竞选蓄力。

在此前的竞选活动中,他已经屡屡暗示,自己会在2024年再度出山。11月3日,他在艾奥瓦州为党内候选人站台时说:“现在,为了让我们的国家成功、安全和光荣,我非常有可能再来一次。”

11月3日,特朗普在艾奥瓦州为共和党人助选,暗示自己将归来

迄今,共和党与特朗普仍是密切交织的共生关系,但很难再笃定地说,共和党是特朗普的党。“如今不是共和党需要特朗普,而是特朗普需要共和党。”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向《凤凰周刊》指出,“特朗普需要通过在中期选举的深度参与保持自身的热度与影响力,将共和党的胜利包装成自己的胜利。”

特朗普积极背书,实则为自己造势

根据BallotPedia的统计,此次选举周期中,获得特朗普背书的共和党人达到240人,其中92%在初选中胜出,这一比例似乎足以证明特朗普在党内的号召力。

然而,这一战绩无法直接归功于特朗普。刁大明指出,获得他背书的多数人都是在任者,这些人无论是否获得背书,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获得共和党提名,“这意味着特朗普不是点石成金,而是在沾人家的光”。

特朗普也会刻意挑选竞争优势大的候选人,或是在其有着稳赢趋势的前提下站出来为其背书。

竞选活动开始后,他频繁为这些人站台,仿佛在为自己的未来造势。中期选举的最后几天,特朗普陆续前往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等关键州参加活动。

值得指出的是,获得特朗普背书的一些人素质堪忧。有人来自极右翼民兵组织“誓言守卫者”(Oath Keepers),有人是阴谋论的信奉者,还有人参加了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

在参议员竞选者中,他的背书对象同样存在不少问题。比如佐治亚州参议员候选人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这位63岁的非裔共和党人曾是橄榄球运动员。他一直声称自己反对堕胎自由,近来却被曝出曾让女友堕胎。

赫歇尔·沃克被曝光让女友堕胎,但其本人声称反对堕胎自由

这样的丑闻不止一起,两名女性站出来指控沃克曾要求自己流产,其中一人曾在沃克婚姻存续期间与之有染。但沃克始终否认这些指控,称之为谎言。

备受关注的还有38岁的共和党人万斯(JD Vance),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家。他著有畅销书《乡下人的悲歌》,描绘了自己作为底层白人的成长经历。万斯正在竞逐俄亥俄州的参议员席位,对手是49岁的民主党人蒂姆·瑞恩(Tim Ryan)。

俄亥俄州在过去两次总统大选中都倒向共和党,摇摆色彩渐弱,尤其2020年时,特朗普以8个百分点的优势在该州获得大胜。理论上而言,生于斯长于斯的万斯在该州赢面相当之大,可从民调来看,与对手的差距却小于预期。

万斯在民调中的领先优势较小

截至11月2日,万斯的支持率为47.1%,小幅领先于瑞恩。这与他本人竞选能力不佳有相当大的关系。万斯在第三季度筹得的竞选资金为690万美元,瑞恩为1720万美元,是其两倍有余。

此外,瑞恩开展的竞选活动也比万斯更频繁。已实现阶层跨越、生活在东海岸精英圈子里的万斯,对俄亥俄当地民情的了解还不及对手深刻与接地气。

特朗普的背书不是共和党候选人稳赢的保证,但他的影响力仍不可小觑。尤其是他关于2020年舞弊的论调,为许多共和党人所接受,其中不少人参与了中期选举。

万斯也是如此,为了竞选,他摇身变为特朗普的忠实门徒,为讨对方欢心而力挺“选举舞弊论”。不过,在距离选举日不到十天时,他表态称,自己相信俄亥俄州选举的公正性,即便输给对手,他也将接受这一结果。

万斯曾是特朗普批评者,却转身拥护特朗普并获得其背书

但其他几位否定2020年大选结果的候选人,一直拒绝公开说明自己会否接受本次选举结果。

比如亚利桑那州州长候选人卡里·莱克(Kari Lake),她此前是福克斯新闻的电视主播,也得到了特朗普的背书。她在最近的采访中被问及,若在州长竞选中输给民主党对手,会否承认失败。莱克拒绝直接回答,而是说,“我会赢得选举并接受这一结果”。

卡里·莱克竞逐亚利桑那州州长职位,她拒绝回答如果败选是否接受结果

莱克这样的竞选者正以微妙的方式传递一个信息——如果未能胜选,他们或许会模仿特朗普当初的策略。

无党派组织“Democracy 21”主席弗雷德·韦特海默(Fred Wertheimer)说,“特朗普的‘弥天大谎’(即无证据地宣称2020年大选舞弊)极可能蔓延到全国各州,如果这些‘选举否认者’以微弱劣势输掉选举,可以预见他们会拒绝接受选举结果。”

对于选举公正性的质疑也渗入普通人的脑海,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最新民调发现,65%的共和党选民依然认为拜登的总统任期是非法的。

根据NBC的民调,81%的美国人认为,他们所反对的政党对国家构成威胁,如果不加以制止,就会摧毁美国。民调同时显示,即使候选人有道德缺陷,并与选民利益需求不一致,近三分之二的选民仍会投票给自己支持的党派候选人。

益普索在10月10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揭示了一种危险趋势。这项调查的问题是,“如果你支持的党派没有赢得国会掌控权,这种结果有多大可能是因为选举造假?”

受访者的回答表明,40%的共和党人和25%的民主党人相信,选举舞弊可能是原因;36%的共和党人和60%的民主党人则称,选举舞弊不太可能是原因。

无论发生什么,即便有明确的赢家和输家,也总有一批人不会接受选举结果——当结果与他们想看到的不一致,他们会把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作为目标。

越来越多人亦认为,美国民主正处于危险境地。尤其在8月特朗普的海湖庄园被联邦调查局(FBI)突袭搜查后,一些极右翼人士聚集的平台上,暴力言论大爆发,甚至有人呼吁内战。

极化所滋生的威胁,已经在本次选举周期中出现。10月底,众议长佩洛西在加州的家遭人闯入,其丈夫保罗被袭击头部,受伤入院,佩洛西因身在华府躲过一劫。政治分歧不可规避,但不应异化成暴力应是基本共识,然而特朗普等共和党政客并未站出来谴责袭击者。

佩洛西丈夫遇袭后,他们的房子被警方标识围了起来

选举机构也担忧,暴力行径会在11月8日后愈加普遍,不少地区已在计票点加固建筑,以备万一。

多地选举办公室都加强安保措施,应对可能的暴力行为

卸任两年来,丑闻与麻烦不断

对民主党人来说,特朗普的负面性仍是可利用的一张牌。

从今年夏天开始,国会众议院“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已经召开了九场公开听证会,重现去年1月6日国会山的暴动内情,强调特朗普是这场骚乱的中心人物,明知选举失败却不肯认输。

他们也希望在本届国会任期结束前,好好清算特朗普在这起暴动中的责任。

10月13日,众议院特别调查委员会举行了中期选举前的最后一次公开听证,并向特朗普发出传票,要求其在11月4日前向委员会提供文件,包括与国会议员及极端组织的私人通信记录,且须在11月14日现身作证。若特朗普拒绝遵守传唤,将面临刑事起诉。

特别调查委员会在10月13日召开公开听证会,决定传唤特朗普

美国杜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亚瑟·希尔德布兰德(Asher Hildebrand)向《凤凰周刊》指出,他不认为调查委员会有意直接影响中期选举,但不少支持特朗普“弥天大谎”的人今年秋天也参加竞选,这一点对于调查委员会的议程设置有很大影响,“特朗普和其他官员在2020年试图推翻选民意愿,让他们为此负责对于未来阻止选举被颠覆至关重要。”

鉴于这些听证会的良好收视效果,或多或少影响了部分选民对于2020年大选以及1月6日国会山骚乱的认知。益普索的民调显示,六成美国人认为特朗普应该被起诉,为其制造的混乱负责。

但人们对于选举后的不安预期印证了希尔德布兰德的判断,即调查委员会无法弥合特朗普及其谎言对美国民主造成的全部损害,“所有证据都无法说服特朗普最顽固的支持者放弃他,最终,政治暴力的风险仍然存在”。

除了国会山调查,特朗普当前面对的法律案件还包括纽约检察官对他的起诉,以及FBI对他卸任后将高度机密文件带回海湖庄园的调查等。

在美国乔治敦大学历史系教授迈克尔·卡津(Michael Kazin)看来,特朗普涉及的案件和丑闻不太会影响到中期选举的选情。卡津说,忠于特朗普的共和党人认为,他受到民主党籍官员的不平滋扰;民主党人则一直认为特朗普是违法者,所有这些消息不会让他们惊讶。“此外,由于特朗普已经下台,大多数摇摆选民更关心诸如通胀、犯罪等民生议题。”

但刁大明认为,涉及特朗普的调查依然会对部分中间选民产生影响。“这些人原本可能因为通胀问题而对民主党感到不满,进而转变成对可以勉强接受的共和党人的支持。但由于特朗普因素的存在,他们即使对民主党再不满,也不愿支持共和党。这样一来,即使民主党不得分,共和党也会少得分。”

解绑特朗普,共和党找到新路线

共和党人明白,特朗普的魔力很难见效于本党基本盘之外的选民,尤其对独立选民而言,他很可能是毒药。路透社与益普索10月底的民调显示,只有41%美国人对特朗普有好感。

此次选举中,部分共和党人也有意保持距离,不愿与特朗普绑定,避免后者的负资产拖累自身选举。

甚至有些共和党人乐见众议院特别调查委员会对特朗普穷追不舍。美国斯坦福大学宪法学者罗伯特·维斯博格(Robert Weisberg)向《凤凰周刊》解释说,“不少共和党人认为,摆脱特朗普这个包袱会更好,尤其那些想参加2024年大选的人。尽管他们表现出对特朗普的支持,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认为特朗普很蠢、很危险,是自己的潜在对手。尽管不能公开反对,但他们会因为听证会在政治上削弱特朗普而暗自高兴。”

离任一年多来,特朗普仍保持着对共和党的影响力,也让整个党为其所困。但从此次选举开始,一些共和党人找到了与之解绑的方式。事实上,这条路径在去年就试验成功。

2021年末,共和党人格伦·杨金(Glenn Youngkin)以50.7%的得票率,在被称为“中期选举前哨战”的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中险胜。他于今年1月15日就职,接替此前的民主党州长。这个蓝州的失守,让民主党人惊惶难安。

杨金的成功也是因为采取了适当的竞选策略,即放弃和特朗普紧密捆绑。这个同样出身商界的政治素人和前总统没什么不同政见,他依然谈论并支持特朗普谈论的议题,只是避免和后者交往甚密。

当特朗普的前顾问班农为杨金举行竞选集会时,特朗普还致电称要为其背书,但杨金本人刻意没有现身。他也从不在竞选中谈及特朗普,更没有邀请其为自己助阵。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康菲尔德(Michael Cornfield)形容,杨金简直是特朗普主义的“德尔塔变体”——传染性更强,但杀伤力较小。

杨金在去年赢下弗吉尼亚州,并刻意在竞选中与特朗普保持距离

无论如何,这带来了明显收益,杨金不仅保住了共和党的基本盘,还用切实议题拉拢到不喜欢特朗普的中间选民,比如积极应对性暴力犯罪、加大减税力度、支持疫苗接种但反对强制、放宽部分疫情限制等。

马里兰州共和党籍州长霍根(Larry Hogan)直言,这是一条可以复制的成功路径,“选民想听你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不是为特朗普做什么”。

刁大明认为,此次中期选举后,杨金所代表的路线可能会在共和党内被强化,即将特朗普的理念吸纳到共和党的主流议程中,加强其与建制派可接受政策的联动性,但与特朗普本人保持距离。

中期选举结束后,2024年大选周期将很快到来,两党竞逐白宫的战争如何展开,还是系于两个人的决定——拜登与特朗普。拜登若决定连任竞选,民主党内几乎不会有挑战者,只会尽全力支持;但共和党与特朗普的关系则会变得微妙。

现有的诸多民调中,特朗普在党内都被列为最受欢迎的候选人,大幅超越潜在对手,如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前副总统彭斯等人。

现有民调中,特朗普依然是共和党内参与2024年大选的最热人选

但刁大明强调,这类民调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参考,因为目前党内其他人尚未宣布参选,特朗普作为执政四年的前总统,本就具备更高的知名度。“等到党内的‘60后’和‘70后’们正式宣布参选后,特朗普未必能锁定提名。”

若共和党另择候选人与拜登角逐,对民主党人而言,守擂难度更大。维斯博格分析称,一是因为拜登年纪过大,二来许多人认为,拜登的最佳优势是能击败特朗普,因为他做到过一次,“但假如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另有其人,拜登看起来会显得非常弱势”。

因此,如果特朗普获得提名,对共和党来说恐怕才更危险。刁大明指出,特朗普身上有如此多的负面因素,都可能成为阻碍共和党回归白宫的因素;而假如他选择作为第三党派参选,也会分流共和党的选票,届时民主党将实现“躺赢”。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媒体】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看法

1、网友麓山国际:没几个人能坚持看完

2、网友热闹饭团jj:这个老特真是个官迷

3、网友微笑海燕4t:这个特不靠谱又想玩金钱政治

4、网友清新小猫cX:值得研究

5、网友用户7214307132190:老普又来

6、网友三丽720:[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ok][ok][ok][ok][ok][ok][ok][ok][ok]

7、网友用户9318057430725:[机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