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蓝教育

美股美债投资者开始调整投资策略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4-04-08 09:06 阅读

据张蓝教育小编了解到,关于美股美债投资者开始调整投资策略的最新热点内容如下:

投资策略,投资者

自从去年秋天美联储暗示降息可能性以来,华尔街交易员、经济学家、潜在的购房者和购车者,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纠结于一个问题:美联储什么时候开始降息?去年末,由于美国通胀快速下降,市场押注美联储将激进降息,在今年3月首次降息,年内降息7次。

但现在,随着美国经济表现出惊人的活力,市场转而关注另一个问题:美联储今年还能兑现点阵图暗示的三次降息吗?甚至,美联储年内到底会降息吗?美股美债投资者也开始调整投资策略。

市场开始押注美联储今年不降息可能性

在上周非农就业数据再次意外强劲后,芝商所(CME)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市场对于美联储6月首次降息的可能性从一周前的55.2%降至50.8%。4月10日即将公布的最新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数据如果再次超出预期,那么这一预期可能跌破50%。市场目前预计,3月核心CPI环比将上涨0.3%,这一增速对美联储来说显然太快了。

一些市场人士目前已喊出,美联储今年或不降息。

财富管理公司阿波罗全球(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的首席经济学家斯洛克(Torsten Slok)分析称,过去5个月,美股上涨了10万亿美元,这对家庭资产负债表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增长。投资级、高收益债券和贷款的信用利差收紧。今年前三个月投资级债券和高收益债券的发行量大幅反弹。IPO活动和并购活动也正在回归。这些因素都将支持未来几个季度的消费者支出、资本支出和招聘。

“如果经济数据一直太强,我们为什么要降息?我认为美联储今年不会降息,维持长期高利率才是正确答案。”斯洛克还补充称,对人工智能(AI)概念股的狂热也将使美联储难以降息,“我们绝对处于AI泡沫中,其副作用是,科技股上涨会缓解金融状况,这使得美联储决策更困难。”

卖方研究公司亚德尼研究的总裁兼首席投资策略师亚德尼(Ed Yardeni)也在报告中写道:"投资者可能不得不考虑今年不降息的可能性。近期油价上涨代表通胀仍面临上行风险。”其他预计今年不降息的还包括安联集团的首席经济顾问埃利安(Mohamed El-Erian)。埃利安表示,由于通货膨胀的粘性,美联储应该等“几年”再降息。

此外,斯洛克则警告称,美国银行此前曾表示,如果美联储在6月未首次降息,那么首次降息可能要推迟到明年了,因为随着2024年总统大选在下半年到来,下半年降息将更为困难。

事实上,不仅仅是市场人士,美联储官员也变得更加“鹰派”。上周,几位美联储官员强调,短期内几乎没有降息的必要。相反,美联储需要更多关于经济发展方向的信息。

达拉斯联储主席洛根(Lorie Logan)称:“现在考虑降息还为时过早。 我需要更加明确,美国经济目前到底处于哪条道路上。”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表示,他赞成今年仅降息一次,而且要等到最后三个月。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上周四质疑:“如果我们继续看到强劲的就业增长、消费支出和强劲的GDP增长,那么我有一个疑问,我们为什么要降息?”美股当日闻声下跌。美联储理事鲍曼在上周五表达了更为激进的观点,即如果美国通胀仍高于美联储2%的长期目标,今年可能有必要进一步加息而非降息。"虽然这不是我的基本预期,但我仍认为,在未来的会议上,如果通胀停滞甚至逆转,我们可能需要进一步提高政策利率。"她称。

美股美债投资者调整投资策略

伴随这一预期转变,美股投资者迅速增加风险对冲。

第一季度,虽然地缘政治局势日益紧张,利率前景也存在不确定性,但由于市场仍预期美联储多次降息,美股仍屡创新高,市场对美股整体的对冲需求降至多年最低水平。但上周四,衡量标普500指数未来30天隐含波动率的指标——Cboe波动率指数(VIX)收于去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4月5日虽然小幅下跌,但仍然保持在200天均线上方。在经历了颠簸的一周后,长期“过分自满”的美股交易员重新意识到对冲风险的必要性。

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交易主管马佐拉(Joe Mazzola)称:“投资者开始意识到,之所以能顺利度过今年前三个月,都是因为市场始终押注美联储降息可能性。”眼下,投资者开始重新对美股风险进行对冲,使得3个月看跌期权相对于看涨期权合约的溢价升至1月中旬以来最高水平。投资者还增加了对股市尾部风险对冲的头寸,这种对冲工具往往用于防止股市重大崩盘,而非仅仅小幅调整。

此外,一些投资者还开始使用看跌价差(spreads),这种方式比直接建立看跌头寸成本更低,但在股市下跌中的保护程度也不及前者。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公布的数据显示,投资者近期开始大幅建立针对标普500指数、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和追踪小盘股走势的罗素2000指数的看跌价差。

贝尔蒙特资本集团(Belmont Capital Group)的索拉卡(Stephen Solaka)为财富管理公司和机构管理对冲策略。他透露,越来越多的客户近期重新要求针对基准股指和个别科技股建立投资组合对冲。他称,这种需求情有可原,“除了美联储政策不确定性外,其他导致投资者焦虑的因素还包括即将到来的一季度财报季,地缘紧张局势和美国总统大选。”

Global X Management的研究总监雷迪(Rohan Reddy)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市场共识不断增强,即使是最无畏的看多派,也会因一些不受欢迎的意外而焦虑。当然,情况确实有可能变得崎岖不平,未来可能会萌生出更多避险情绪和对冲需求。”

美债投资者同样对于预期转变迅速作出反应。上周,多期限美国国债收益率逼近年内最高水平,基准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跃升至4.40%左右。Academy Securities的宏观策略主管切尔(Peter Tchir)称,“近期的经济数据肯定不会给美联储短期内降息的动力,美国国债收益率因而将继续走高。强劲的数据和不断上涨的油价可能意味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将进一步升至4.5%~4.6%。”在期权市场,交易员也开始广泛押注10年期美债升至4.5%。这一收益率相当于美债市场去年11月底开始大幅反弹前的水平。

企业债投资者也开始押注美联储再次令投资者失望的可能性,使得iShares iBoxx高收益企业债ETF(HYG)的看跌头寸激增。该基金对于美国利率水平非常敏感,如果美联储当真放缓降息,这些看跌押注将获得回报。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es International)的衍生品董事总经理克斯亚多夫(Alex Kosglyadov)称,“能在宏观层面推动企业债波动的因素,只有利率。美联储降息前景不明的风险,可能会使美国企业债市场走低。”

Janney Montgomery Scott的首席固收策略师拉巴斯(Guy LeBa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强劲数据强化了更晚降息的可能性,从而使得更多投资者适度看跌债券。这些数据也降低了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导致债券投资者要求更高的回报率。”

本周,美国将出售3年期、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BMO资本针对投资者的调查显示,表示需要获得更高收益率才会购买国债的投资者比例升至57%,而过去六个月的平均水平为47%。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