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蓝教育

英媒:北约将走向何方

来源:参考消息 时间:2024-04-10 15:02 阅读

据张蓝教育小编了解到,关于英媒:北约将走向何方的最新热点内容如下:

北约,走向

参考消息网4月10日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月3日文章发表题为《脆弱的联盟——北约还准备战斗吗?》的文章,作者是约翰·保罗·拉思伯恩。文章摘编如下:

今年7月,北约将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峰会,纪念成立75周年。对于北约目前所处的位置以及下一步需要做什么,人们并不缺乏想法。两本关于北约的新历史书,以及一位科学作家评估美国核装备的著作,都有助于指明方向。

“永久悖论”难以解决

在《阻止大决战》一书中,路透社专栏作家、英国预备役军人彼得·阿普斯带我们回到起点,展开一部令人印象深刻且不乏轶事的编年史,从北约在二战后欧洲废墟中成立时的前途未卜,一直讲述到今天。事实上,该组织并非像激进左翼有时想象的那样,是作为美帝国主义的工具而创建的。相反,它最初的推动力来自一群欧洲社会主义者——尤其是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贝文曾是一名工会领袖,被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选中,代表英国和欧洲对抗克里姆林宫。

阿普斯有条不紊地叙述了幕后交易、政治姿态、大人物和反复出现的危机——北约自成立以来不断受到这些危机的考验。在阿普斯的叙述中有几个主题反复出现,其中最突出的是北约的脆弱性,以及这个组织由谁负责往往非常不明确。

尚未解决的最大矛盾存在于强大的美国及其盟友之间。1963年1月,约翰·F·肯尼迪总统向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发问道:“为什么我们在欧洲有足够应对90天战争的物资,而我们周围的欧洲军队的物资只够用两三天?”

北约的欧洲成员国之间也一直存在矛盾。法国常常不愿意参与进来,尤其是在戴高乐总统任内。戴高乐曾在1966年将北约赶出位于巴黎的第一个总部,并将法国从该组织的军事指挥机构中撤出。与此同时,尽管英国像阿普斯犀利评论的那样,“自1945年以来几乎不停怀疑自己的影响力正在无可挽回地下降”,但英国仍周期性地要求获得领导地位。

普京对乌克兰的战争重新调整了北约的诸多矛盾。马克龙已将自己重塑为联盟中最大的对俄鹰派。自2014年克里米亚战争以来,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军费开支也增长了三分之一以上,达到3800亿美元。

阿普斯详细解释说,没有改变的是欧洲始终对美国的承诺感到担忧,而且欧洲对美国的主导地位感到不满。

阿普斯称之为北约的“永久悖论”。

最大威胁是内部管理

阿普斯的书讲述了影响这个联盟的人物,而斯滕·林宁的《北约》一书——自称是“世界上最重要联盟的新历史”——考察了为北约宗旨提供依据的理念。该书也为这个组织需要如何改变开具了处方。

林宁是南丹麦大学的一名教授,撰写有关北约的文章已有20多年。他的文章简洁、权威,更适合业内人士而不是普通读者。即便如此,他的结论与阿普斯不谋而合——其中最主要的一点是,北约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糟糕的政治管理”,而不是外部侵略。

林宁令人信服地指出,北约需要重新发现其欧洲-大西洋防御的传统使命,而不是将重点转向中国。此外,这项使命需要“与目标相称”。这需要加强北约在欧洲东部边界的前沿防御,而这是一项耗资巨大的任务。北约还需要为乌克兰提供一条明确的入盟路线。

至于俄罗斯,北约应该建立一种机制,开始与莫斯科进行仔细校准后的对话。林宁强调,这不会是“伟大的和平愿景”的一部分……“信任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就有限的问题进行谈判,比如核军备控制。

核威慑承诺“软弱无力”

考虑到令人担忧的核战争风险最近再次出现,讨论核军备控制恰逢其时。就连在《倒计时》一书中接受莎拉·斯科尔斯采访的美国核科学家和官员似乎也对核威慑产生了矛盾心理,尽管他们声称对这一概念深信不疑。

斯科尔斯是一名记者,她之前的两本书是关于不明飞行物和外星智慧的。斯科尔斯在探索核威慑的“超级死亡理智主义”时,非常以美国为中心,语言风格耸人听闻。

核威慑建立在一种理性假设的基础上——有关报复和相互保证毁灭的威胁可以确保任何国家都不会使用核武器攻击另一个国家。

核威慑是北约共同防御关键概念的核心,即对一个国家的攻击代表对所有国家的攻击。这一著名的承诺包含在北约创始条约的第五条中。据阿普斯称,这一承诺只被履行过一次:欧洲国家在“9·11”恐怖袭击之后援引这一规定,这种做法让华盛顿感到有些困惑。

然而,反过来由美国引用这一条款——假设欧洲受到俄罗斯的攻击——会怎样?往好了说,这是未经检验的,往坏了说,是虚张声势。这取决于美国将欧洲庇护在其安全保护伞下的意愿,而这种意愿无人知晓。正如戴高乐所言:美国总统真的准备为巴黎牺牲纽约吗?事实上,条约只要求成员国向受到攻击的盟友提供“其认为必要”的援助。贝文称这种措辞“软弱无力”。

75年来,尽管有许多缺陷,但北约成员国——从最初的12个到现在的32个——一直生活在相对和平的环境中,没有向外部大国割让一寸领土。如果北约继续存在,那么该联盟将在2049年迎来100岁生日。阿普斯认为,如果到那时北约不复存在,那将是因为它已经崩溃,或者被其他机构取代,或者未能阻止灾难性的战争,而它之所以成立就是为了阻止这种战争。阿普斯总结说:“北约的历史从来都不容易预测。”

然而,在特朗普可能再次担任总统之前,随着美国越来越多地把目光投向太平洋和中国,第一种可能性似乎更有可能导致北约的灭亡。(编译/卿松竹)

网友看法

1、网友海右鸿影:转发了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